笔趣阁 >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 第 734章 变故
    如知牙师所言一般,另一路匈奴骑军,已从左右完成了合围。

    遥望着天边那无边无际,正严阵以待的匈奴大军。

    一时间,哪怕是那位被镇北候世子派来,负责保护白仲的青衣天人高手,面色都不由一沉。

    当然,这脸色难看归难看,这一众镇北军确也没有绝望。

    或者说的再准确一些,在这前狼后虎之下,一众镇北军或许、大概、基本上是走脱无望。但镇北军世子,也就是白仲,这还有逃出升天的机会。

    只要白仲肯舍弃他们,随那天人高手一起走。

    而对一众镇北军而言,只要是白仲这位世子能够走脱。那就算是他们都战死了,也死得其所,死而无憾了。

    因而旋即,便又有一位将领站了出来,策马来到白仲身前不远处,对着那青衣天人决然道:“楚老,还请您送世子先走。我等谁都可以死,唯世子不能死,更不能落于匈奴人手中!”

    青衣天人,也就是被称为楚老的存在,本就有这个意图。现见有人站了出来,当即便准备顺水推舟。

    然正当他刚准备点头、同时表态之际,突然有一丝心悸传来。紧接着,便见以眼前那位开口的来将为源头,骤现刺耳的蜂鸣之响,以及五光流彩。

    璀璨夺目、而又暗藏无穷杀机的光流彩!

    没错,这位刚刚还一副大义凛然模样的镇北军将领,便是朝廷安插在白仲身边的人。

    将朝廷会有一批军械粮草运往玉门的消息放出,诱使白仲率军追出,传信于玉门等等,都有他的身影在其中。

    而现在,他将完成任务的最后一步。

    将白仲这位镇北候世子留下,让镇北候府和匈奴之间,再无一点回旋的余地。

    虽然,同样也会暴露他的存在,要了他的命。但他本就是死士,死对他而言,早就时刻准备了。

    危险!

    连青衣天人这种天人境界高手,都能感觉到一丝淡淡的威胁之意的五彩流光。一旦命中到白仲的身上,那还得了!

    因而青衣天人也顾不得其他念头,当即便仓促出手。

    大手一挥下,一扇半透明、绽放金黄色光光的真元墙随即便出现于白仲身前,将其身形牢牢的护在其中。

    真元罩。

    以天人境界高手独有的真元作为基础,防御力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就比如说当下,护在白仲身前的这一扇真元墙,就算是守城用的床弩齐射,都难以伤及其分毫。

    然这镇北军中的内鬼,显然也是有备而来。

    或者说朝廷们在计划的时候,就已将镇北候为其长子安排的天人护卫考虑在内。

    因而便见足以硬扛守城所用的床弩而无损的真元墙,竟在这些泛着五彩缤纷光芒的牛毛细针下,一戳就破。

    让白仲再次置身于危险之中。

    得亏青衣天人这边,在刚刚出手之时,就已经察觉到了这些牛毛细针怕不简单。并未完全将希望,完全寄托在那真元墙之上。

    因而在出手之后,便第一时间抓住了白仲的肩膀。火石电光之间,反手一推,毫厘之差的将其送出牛毛细针所针对、笼罩的范围。

    所以白仲无碍。

    但白仲周遭的人,显然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包括青衣天人在内,无一幸免。

    五彩斑斓的针上显然是喂了毒,顷刻之间,数人面色泛紫的栽倒在地,命丧当场。

    而也是这个时候,一个和那位朝廷的内鬼,往日间关系最好的,率先反应过来,策马扬刀截住其退路的同时,厉声开口质问。质问对方为何会做出这等丧心病狂、背主忘义之事。

    而面对往日好友的质问,以及一种昔日袍泽仇恨的目光,朝廷的内鬼只得苦涩一笑。

    轻声道了声抱歉,继而横刀自刎,血染衣襟。

    还未和匈奴人交手,便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死了这么多人。一众镇北军究竟是何等的心情,光是想一想,就能猜到一二。

    不过相较于此,还有一件更棘手的事,让一众镇北军心急火燎。

    那就是牛毛细针上的毒,竟连青衣天人这位天人境界高手束手无策。

    或者说的再准确些,此毒之烈,哪怕是强如青衣天人,也需要大量的精力和真元进行压制。

    在这期间,青衣天人能动用的实力不过只有十之一二。

    而这点实力,就是青衣天人现自己一个人走都悬,更别说还要带着白仲一起。

    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

    就在一众镇北军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绝望不已之时,突闻他们后方,再一次传来了匈奴人的铁蹄之声。

    紧接着,便见天边出现滚滚烟尘。

    难以数计的匈奴人策马扬鞭,在知牙师的率领之下,自后向着一众镇北军杀了过来。

    “没想到这才没过多久,竟又和世子见面了。不过也难怪,世子留下的那几号人,实在是不禁折腾。我麾下勇士都还没尽兴呢,就折腾没了。”

    知牙师这边尚且还不知镇北军中的变故,但不妨碍他享受这胜利的果实。

    因而在不过片刻间,便领军行至镇北军军前,眼见他的目标白仲尚在镇北军中。目光流转之下,便当即策马自匈奴军中而出,对着镇北军中的白仲开口,戏谑道:“尤其是那个叫宇文什么的,两刀,便被本王摘了头。

    开始还准备用他的头颅做樽呢,现看这坚硬程度,怕是也只能当本王溷藩之中的垫脚石一块了。”

    “匈奴狗!你找死!”

    ……

    北地男儿本就性烈,闻知牙师如此羞辱,一个个哪里还忍得住。纷纷开始叫骂起来,用各种污秽之语,问候起知牙师列祖列宗起来。

    而对此知牙师也不怒,镇北军的一种污言,在他看来不过是败犬最后的犬吠。

    他的目标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

    因而便丝毫不去理会他人之言,而是目光一如既往的盯着那被众多镇北军护卫在其中的白仲,笑容不变道:“世子就不打算说些什么吗?

    还是说……堂堂镇北候世子,是一个只会躲在人后,靠下属出头的窝囊废?”

看过《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