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春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林如海回京
    七月末。

    小琉球,安平城外码头。

    东港专为贵人开辟的一处泊湾。

    周遭一营卫士远远护卫,近前又有一营女卫散列四周,团团护佑。

    一面巨大的遮阳伞下,黛玉看着尹子瑜安慰道:“你且宽心,伯父临走前已经交代,等令伯娘一家来后,遣送至北面,安顿好屋宅田地和基本的粮米够嚼用即可,不必犯愁。”

    虽如此说,黛玉心里也是腹诽尹朝两口子忒任性。

    得知贾蔷在京城成为摄政王,操持天下权柄后,就再无牵挂担忧,拍拍屁股随林如海一道回京了。

    先前是心忧自家女儿成了寡妇苦命难熬,所以一起过来帮衬着。

    如今发现将来怕是跑不了一个皇贵妃,就不管了,回京尽孝去了。

    不过贾蔷猜测,这两口子怕也不愿面对尹家长房一家。

    却将难题丢给了尹子瑜……

    尹子瑜闻言,与黛玉笑了笑,不过落笔却道:“又岂能真宽心得了?原是极亲近的一家人,如今到了这个地步。再没想到,是小五下的毒手……”

    黛玉见之也叹息道:“很久之前,他就与我说过,宫里那把椅子虽至尊至贵,可也至邪至魔。多少盖代豪杰,无双英才为了那个位置成魔。即便坐了上去,若守不住本心,也会成为皇权的走狗。原我并不信,可看了这么些,就愈发信了。如今我担忧的是,他会不会也……”

    尹子瑜闻言浅浅一笑,落笔道:“他如何会?做官还是做事,他素来分的明白。且他在信里也说,不耐烦那些政事,等林相爷回京后,就早早南下,亲往小琉球主持开海大业。皇权于他,不过器具。”

    “瞧你得意的!”

    黛玉打趣子瑜道,不过随即眼珠一转,又担忧道:“唉,自古从来最难测者是人心,谁又知道他到底会不会变?就算今年不变,明年又如何?明年不变,后年又如何?”

    尹子瑜闻言哑然失笑,落笔道:“那就是造化弄人了,又岂是担忧就能……”

    未写完,她无奈的顿住了笔,眼眸浅笑的看向黛玉。

    劝人,都是这样劝的么?

    黛玉见她明白过来,灿然一笑,道:“正是造化之故,人力岂能回天?所以姐姐也别苦恼了。”又笑道:“原以为姐姐是看透世事,一切了然于心大彻大悟的高人,未想到也有这般忧愁的时候。”

    尹子瑜笑了笑,落笔道:“大彻大悟的是化外之人,况且即便是化外之人,也多做不到这一点。罢了,劳你这般相劝,我也不好再执迷不悟。造化如此,非我等之过。”

    黛玉见之登时笑了起来,恍若画中人。

    金钏、南烛两大丫头站在一旁侍奉,看到黛玉和尹子瑜如此和谐,又都如此清丽无双不似凡间俗人,连她们都对贾蔷的福气嫉妒起来……

    “来了!”

    黛玉自然不会看不到一艘大船自海上而来,缓缓停泊靠岸。

    但她并未起身相迎,以她的身份,如今也不适合这般做。

    船上所载之人,对家里而言,并非贵客。

    连尹子瑜都明白这一点,地位高到一定程度,亲情和法理已经无法相容。

    更何况如今家里,已经有了化家为天下的迹象……

    今日她若对尹家人太过客气,等她们回京后,岛上人又该如何对尹家大房?

    不远处,齐筠乃至其祖父齐太忠、江南九大姓中的三位家主也在。

    因为今日除了尹家人外,还有韩彬、韩琮、叶芸并十多位衣紫大员,和他们的全家老小。

    ……

    大船缓缓靠岸,船舷上放下梯板。

    一队德林军先行下了船,警戒四周,并与港口码头上的德林军交接印信。

    等确认无误后,方朝船上打了旗语。

    未几,以二韩为首的诸多前朝廷大员,缓缓的被押下船来。

    齐筠携几位老人迎上前去,不过,两拨人相见无言。

    齐筠也只是躬身一礼,随后就让人引着他们去了已经与他们准备好的地方。

    那里有农宅,有农田,有牲畜,和基本的口粮,仅此而已。

    待看着一群老人有些步履蹒跚的离开,其家人们多申请仓惶,齐筠轻轻一叹。

    齐太忠收回目光,问齐筠道:“筠儿叹息甚么?”

    齐筠摇头道:“都是当世名臣,治国大贤。内陆新法推行,的确是富国之法。可惜,他们妒贤嫉能,容不下王爷。希望等他们在岛上多看些时日后,能悔悟过来。”

    褚家家主褚仑在一旁好笑道:“德昂此言大谬!如他们这般人,个个心智坚定,认定道路后,又怎会动摇?”

    齐筠闻言也只是笑了笑,未多做分辩。

    如今才一二年功夫,一切都在打基础,还未显现出来。

    等再过上二三年,到时才会知道,甚么叫天翻地覆般的变化,甚么才是真正的富强。

    等朝廷人走后,齐家爷孙等人并未直接离去,远远站着,等待着另一波棘手之人的到来。

    未几,就见尹家一众二三十号人,自船上下来。

    甫一下船,几个年轻的妇人,应当就是尹子瑜嫂子辈的女人,就开始放声哭了起来。

    同时哭的,还有尹江、尹河、尹湖、尹海四人的孩子……

    来到这个地方,一家人犹如末日一般。

    当然,也许因为她们看到了尹子瑜。

    只是让她们心寒的是,尹子瑜并未迎上前来,与她们抱头痛哭……

    十名女卫上前,将尹家大房自秦氏起,一并引向了遮阳伞附近。

    尹子瑜终究还是站起了身,不过黛玉未起身,尹子瑜也未迈上前。

    待秦氏并诸多大房人满面悲戚的过来,尹子瑜眼帘垂下,遮住了微红的眼眸。

    黛玉强行硬起心肠来,看着秦氏道:“大太太,原是一家人,且姻亲本是至亲。可是大房所为,着实令我愤怒。大老爷几次三番想置王爷于死地,王爷宽宏大量不追究,只夺其官位。后尔等更是不问清楚缘由,欲于金殿上行不利王爷之勾当。至此,你我两家恩断义绝。王爷不追究你们,是念在子瑜和老太太的面上。我不追究你们,亦是看在子瑜和老太太的面上。但,也仅仅如此。

    小琉球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宅舍田地,若有三灾九病的,也可报给村囤的郎中。望你们以后好自为之,也莫要怪子瑜不念亲情。你们要杀王爷的时候,何曾念过她?

    带下去罢。”

    等尹家大房如遭雷劈般沮丧悲戚着被带下去后,黛玉小小呼出一口气后,同尹子瑜小声道:“姐姐这个时候可莫要心软,哪怕是只想照应一下小孩子,也要等他们吃些苦头,我们在暗中观察一下人性才好。人性好,就接过来好生培养。若是……也保他们衣食无忧就是。”

    尹子瑜闻言自然明白在理,浅笑颔首,书道:“果真没白历练。”

    黛玉啐了声,笑道:“好啊,我好心帮你,你倒取笑我?”

    两人相视一笑,随起身,在浩浩荡荡的一营女卫护从下,折返回安平城。

    ……

    看着这边的动静,褚家家主褚仑啧啧称奇道:“莫非果真是天命所在?”

    司徒家主司徒华奇道:“褚兄莫非到了此刻还不认此天命?”

    欧阳家主欧阳顺提醒道:“褚兄可莫要学老司马,当初非要和王爷、闫娘娘耍个心机,大好的关系如今反倒沦落下乘。上官、太史、赫连三家更不必提了。先前都以为王爷是心怀慈悲的菩萨,不忍动杀心,结果又如何?那三家的下场,让整个江南震怖,一些原本想要生些是非,饶舌弄嘴想彰显忠义的人,你看看他们如今哪个还敢多言?”

    齐太忠在一旁微笑道:“这人啊,就是这样。对他太好了,便生出得寸进尺的心思。见王爷宽恕,就一个个上蹿下跳,以搏显名。结果山东大营入江南,三家一除名,连根拔起后,如今连私下里敢议论的人都没几个了。伯谦,慎言呐。”

    褚仑脸都涨红了,道:“老太爷,您瞧我是那个意思吗?再说,我甚么事不是一一趋奉于齐家?听说王妃娘娘手下缺通文识墨可笔录的人,我连家里的闺女儿、孙女儿、儿媳、侄儿媳能派来的全都送来了……”

    司徒华哈哈笑道:“褚老兄啊褚老兄,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眼见褚仑真要发怒了,欧阳顺忙笑道:“哪有那么多山水?不止褚兄,连我欧阳家不也是如此?族中但凡通文识墨的女子,有一个算一个都送这边来了。还别说,王爷的内宅,真办成不少大事了。

    那些女子织造工坊,每天织染出来的布,制作出来的成衣,真是顶了大用了!更厉害的是,那些女子多是逃荒捡回的一条命,原不过是饿死路边,要么是卖身为奴,任人作践的窑子命,如今却凭着做事,不仅能养活自己,做的好的还能发家致富,养活一家子。

    王爷以前说过一句话,让努力做事的人活出人样儿,是官府最大的本分。原我并不能十分理解,如今却是打心底里钦佩!”

    齐筠在一旁笑道:“不止织造成衣这块,岛上的学舍里,有七成先生是女子。实在是岛上缺识字的,但凡通些文墨的,都被各工坊请了去当个账房录事,只能寻些女子来开蒙。另外,岛上的郎中是由郡主娘娘亲自在负责,她虽不理常务,但岛上各郎中的疑难病症无法解决的,都可上报上来,郡主娘娘会亲自批示,再将病例转发给各个医馆,令郎中学习。最近还有一批好杏林的女郎中,也在培养中。

    还有对女工的保护,成立了一个妇人联合保护的衙门,以王妃娘娘的名义办的,具体的管事,则由几位奶奶带人操持着。两个月前狠狠处置了一个将妻子打死的案子后,如今岛上随意打骂贩卖女人的事,越来越少了。

    总之,几乎每个人每天都很忙碌。”

    褚仑呵呵笑道:“如今这样忙,却不知年底回京后,又该怎么样,京里可容不得这样的事啊……”

    寻常女子抛头露面都是极羞耻的事,更何况这些贵人?

    齐太忠看着远处的銮轿车马渐渐消失无踪,呵呵笑道:“容不容得,还不是王爷一言抉之的事?且不说这些了,京里王爷抛出了一亿亩养廉田做饵,也不知能不能钓起那些官绅的贪心。若钓得出来,开海大业就算是真正启程,拉开大幕了。”

    听闻此言,一众人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北面……

    ……

    八月。

    沿海仍是一片炙热,京城却已入秋。

    秋老虎刚过,今日难得清爽。

    神京城外,青石码头。

    龙凤旌旗林立。

    着德林军服的德林军,如今已成京中一景。

    相传都是天兵天将下凡,能以一当百,杀的京营屁滚尿流。

    当然,也有人说,这些都是来自地府十殿阎罗十八层地狱的恶鬼……

    但无论如何,今日码头上布满了德林军,让所有京城百姓都退避三舍,只敢遥遥观望此阵势。

    凤辇边听着一座亲王王轿,说是轿子,其实和一座小宫殿没甚分别。

    一百二十八人抬行,内中甚至设着榻和卫生间……

    贾蔷原本自然不要这样骚包的行头,可架不住连岳之象都劝他。

    因为只有这样级别的轿子,内中才能以精钢铁板填充,才能防各种弓弩乃至火器的攒射。

    “王爷,娘娘问相爷的船几时到?要不要将午膳备下?”

    王轿外,牧笛躬身问道。

    贾蔷敲了敲云板,轿门打开,他自轿中下来。

    他这边一动作,后面几顶官轿内的人连忙下了轿,再后面更多的则是站在那的文武百官……

    贾蔷舒展了下双臂,呵了声,道:“不必了,一会儿直接去西苑就是,没多久了。”

    皇城不必去,当初承诺皇城全由尹后做主,他后来就果真没怎么插手过。

    显然,那里必又被龙雀渗透了。

    但西苑是他喜欢的地方,所以大燕的权力中心,已经渐渐转移至西苑。

    牧笛闻言躬身一礼后,折返回凤辇侧,轻语了几句。

    未几,却见凤辇前门大开,头戴凤冠身披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朝服的尹后自凤辇上走下来,恍若一朵娇艳无双的牡丹盛开。

    岁月,仿佛从来未曾在她身上留下甚么痕迹。

    后面的百官瞧见,纷纷低下头去,也只敢在心里叹服一声:上一个如此风华绝世的皇后,应该是炀帝萧皇后罢……

    “等林相回京后,你就要将朝政悉数托付,奉太皇太后和本宫南巡?你果真放心得下离京?”

    尹后自侧面看着贾蔷那张愈发俊秀逸然的脸,微笑问道。

    贾蔷笑了笑,道:“如果这个世上,我连先生都信不过,那必是成了真正可悲的孤家寡人。小清诺,你仔细着些。”

    尹后本还想再说甚么,可被这三个字瞬间打败,一张国色天香的俏脸上满是娇羞,很是责备的嗔怪了眼,却也不再多言。

    二人身后,牧笛和李春雨皆面无表情的站着,许是心中冬雷震震……

    不远处,一艘客船缓缓驶入码头……

    ……

看过《红楼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