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之锦鲤是条战五渣 > 439百年轮转之终章
    重复章勿订,1小时后刷新即可~

    ---------------------------------

    白稷辰此人,脾气坏,嘴巴毒,爱财又小气。

    很久以前,其他人在他眼里,只分为两种。一种,就是妹妹白念念,另一种,则是其他。

    即便是现在,也只是多了一个虞不离,和其他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之间,泾渭分明。

    然而就在时间回溯的这一刻,他终于确定,人,其实是应该分为三种的。

    这多出来的一种,名字就叫苏世安。

    回溯的法阵,是他亲手刻画的。

    回溯的终点,是他亲手按停的。

    天上掉馅饼似的享受了一回重生待遇的苏世安,受了他的恩惠,结果转头就去一心一意地撬他的墙角!

    他一直觉得自己与阿离相识在苏世安之后,迟了一步就是迟了,前未婚夫的头衔也好,阿离曾经倾注到苏世安身上的感情也好,哪怕是后来他自己作死“救”下的小石头也好,他都认了。

    谁让他迟了呢?

    然而,当他意识到苏世安和阿离的相遇,是自己一手送上的助攻时,他看着自己双手的眼神就不对了。

    这手,怕不是投靠了苏世安的叛徒吧?

    虞不离看着白稷辰的脸色青了又红,红了又黑,忍不住在心里为他点蜡。

    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因为苏世安是这次回溯的锚点,所以他们也不能离开他太远,否则很快就会被这个时空排斥出去。

    这意味着,他们都跟着苏世安,亲眼看着他刻意接近年轻的虞不离,与她相识相知相恋。

    别说白稷辰气得整个人都快扭曲了,就是回溯中的虞不离亲眼看着当年的自己就这么傻乎乎地信任了苏世安,也觉得有些尴尬。

    这尴尬并非来自于在现任面前,曝光与前任相处的点点滴滴。

    而是纯粹因为当年的自己太傻了。

    此时的苏世安刚刚重生,还不是华阳基地的首领。他本身也不是什么情场老手,更不擅长谋划算计,要想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从相识开始,获取自己的信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现在的自己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能够很清楚地看出苏世安的刻意,违和以及焦灼。

    偏偏那时的自己像被猪油蒙了心,即使弟弟虞不弃不止一次地说他接近自己一定有目的,她都没能看出不妥,只傻傻地一头撞进苏世安的“陷阱”里。

    也许不只是傻,生活的压力太过沉重,母亲病重直至去世,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该难过,还是该松一口气。

    她甚至连落泪的余地都没有。

    弟弟即将高考,她不能哭,不能影响他的状态。

    不仅如此,她还要攒出弟弟上大学的学费。

    这时候从天而降替她解围的苏世安,哪怕真的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无耻之徒,她也只能闭上眼睛去相信。

    她可以不依靠男人支撑起这个和弟弟相依为命的家,却承受不起拒绝苏世安的后果。

    现在想来,也许那时的自己也隐隐感觉到了苏世安接近自己并不单纯,可又确实没有感受到恶意,除了接受和信任,难道她还能把苏世安打出门去?

    幸好,她的运气还算不错。

    苏世安那时接近自己,最初只是为了在末世爆发时,能够保护好自己,不让自己成为弟弟毁灭世界的导火索。

    但凡苏世安多出一点点坏心,那么自己将迎来的命运一定会比另一个末世里更加凄惨。

    几个月的时间对于因为代价不够,而什么都不能做的白稷辰和虞不离来说,实在有些漫长。

    待到末世爆发的那天,白稷辰几乎是数着苏世安手里的秒表度过的。

    苏世安蹲在虞不弃报道的大学外,焦灼不安地等待着第一只异兽的出现。

    因为苏世安是这次回溯的锚点,所以他们也不能离开他太远,否则很快就会被这个时空排斥出去。

    这意味着,他们都跟着苏世安,亲眼看着他刻意接近年轻的虞不离,与她相识相知相恋。

    别说白稷辰气得整个人都快扭曲了,就是回溯中的虞不离亲眼看着当年的自己就这么傻乎乎地信任了苏世安,也觉得有些尴尬。

    这尴尬并非来自于在现任面前,曝光与前任相处的点点滴滴。

    而是纯粹因为当年的自己太傻了。

    此时的苏世安刚刚重生,还不是华阳基地的首领。他本身也不是什么情场老手,更不擅长谋划算计,要想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从相识开始,获取自己的信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现在的自己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能够很清楚地看出苏世安的刻意,违和以及焦灼。

    偏偏那时的自己像被猪油蒙了心,即使弟弟虞不弃不止一次地说他接近自己一定有目的,她都没能看出不妥,只傻傻地一头撞进苏世安的“陷阱”里。

    也许不只是傻,生活的压力太过沉重,母亲病重直至去世,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该难过,还是该松一口气。

    她甚至连落泪的余地都没有。

    弟弟即将高考,她不能哭,不能影响他的状态。

    不仅如此,她还要攒出弟弟上大学的学费。

    这时候从天而降替她解围的苏世安,哪怕真的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无耻之徒,她也只能闭上眼睛去相信。

    她可以不依靠男人支撑起这个和弟弟相依为命的家,却承受不起拒绝苏世安的后果。

    现在想来,也许那时的自己也隐隐感觉到了苏世安接近自己并不单纯,可又确实没有感受到恶意,除了接受和信任,难道她还能把苏世安打出门去?

    幸好,她的运气还算不错。

    苏世安那时接近自己,最初只是为了在末世爆发时,能够保护好自己,不让自己成为弟弟毁灭世界的导火索。

    但凡苏世安多出一点点坏心,那么自己将迎来的命运一定会比另一个末世里更加凄惨。

    几个月的时间对于因为代价不够,而什么都不能做的白稷辰和虞不离来说,实在有些漫长。

    待到末世爆发的那天,白稷辰几乎是数着苏世安手里的秒表度过的。

    苏世安蹲在虞不弃报道的大学外,焦灼不安地等待着第一只异兽的出现。

看过《末世之锦鲤是条战五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