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唐逆子 > 第1134章 太子功成白马闲(二)
    (本章全名:西戎不敢过天山,太子功成白马闲。)

    能兼汉月照银山,复逐胡风过铁关。

    天山脚下,杀气四溢,无论是坐拥二十五万大军的西域联军,亦或是习惯以少胜多的唐军,他们都不敢丝毫大意。

    正面对决,比拼的就是士兵的基本战斗素质。

    赵先生端坐钓鱼台,发号施令,而他的对手,则是曾经被他打得“抱头鼠窜”的韩信。

    “车迟骆驼兵,出击!”

    赵先生一道令旗甩出,羊力将军当即率领大军出战!

    唐军,尉迟翔和尉迟烬的于阗兵蓄势待发。

    李恪抱拳行礼,深深作揖,哪怕他们是异国于阗人,可他们却是真正为大唐而战的勇士。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千百年后,又有多少人会记得他们?m.

    李恪能给予的便是最大的尊重、

    “诸君,武运昌隆!”

    “殿下放心,此役定不辱唐军威名!”

    尉迟翔举起长枪,高呼道:“小的们!先锋之职,乃是重中之重!这可是老子求了千万遍,殿下才将先锋交给我们!”

    “若是打不赢,老子有何脸面再见殿下?都给我杀!”

    “最后一句,尽量活着回来!”

    于阗兵三千人,虽然是囚犯出身,可他们落狱之前,可都是贵族出身。

    “老大放心!我等可不会丢人现眼!”

    “不就是车迟国的垃圾么?”

    “我们一人砍三个,就能打败他们,冲吧!”

    战马遭遇骆驼,会被其气味惊吓,为了解决这种问题。

    于阗兵这些时日便猎杀了不少野狼,将狼尿涂在战马上,带着狼的气味,骆驼对于这种天敌,产生了本能的惧怕!

    羊力将军只觉得胯下坐骑,速度逐渐变慢,骆驼面对战马,怎么能产生怯战之心?

    反观尉迟翔,直接发号施令:“蒙上战马双眼!”

    “呼!”

    于阗兵甩出黑步,将战马双眼蒙蔽,此役他们只会冲锋在前,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前进的路上!

    “多余的小伎俩!”

    羊力将军手持大锤,猛然冲向尉迟翔,他要斩将夺旗,彻底赢得这场先锋之战!

    尉迟烬弯弓搭箭,“叔父小心!此人叫给我!”

    嗖!

    箭如流星弓满月,尉迟烬的箭法曾经得到过薛礼的称赞。

    一箭袭来,羊力将军躲闪不及,顺势拉来身边的士兵挡箭!

    “亲兵,就该如此用!”

    羊力将军发愣之际,尉迟翔的长枪已然袭来!

    大锤与长枪碰撞之下,尉迟翔连人带马向后倾倒!

    战马后退数米之远,才稳定下身形!

    反观羊力将军在第一次交手上,完全占尽了上风!

    尉迟翔明白,只有杀掉羊力将军,才有可能反败为胜!

    “老东西,你不配死在本将军手上!”

    羊力将军深吸一口气,挥舞战锤再次砸去!

    远方观战的薛礼,紧紧攥住方天画戟,尉迟叔侄二人,这些时日都跟随他征战!

    “徒儿,战场之上,保持最基本的冷静。”

    韩信言传身教,哪怕于阗兵已经呈现出败相,可他依旧不动如山。

    “哪怕你的部队有人反水,甚至是溃败,但你依旧要保持冷静!”

    “寻找敌人的破绽,一击制胜!”

    唰!

    韩信指向尉迟烬,“他,就是我为此战准备的棋子!”

    兵仙所指,尉迟烬岂能让人失望?

    箭矢不断射向羊力将军的亲兵,清除保护对方的力量。

    羊力将军则对此毫不察觉,只因他的注意力都在尉迟翔身上。

    这位于阗皇族已经被他打得束手无策,就连握紧长枪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叔父,我来!”

    尉迟烬从后方偷袭,谁知羊力将军战斗本能,战锤转身轰去!

    “小心!”

    尉迟烬灵机一动,跳上空中,战马则被羊力将军一锤砸得瘫倒在地!

    面对体格明显强于自己的羊力将军,尉迟烬放弃了身上的所有武器,利用身体的灵活,直接窜上了羊力将军的战马!

    “混账东西,凭你也想杀本将军?杀了你们,本将军以后便是车迟国主!”

    羊力将军不断用后肘轰击尉迟烬,近身搏斗,战锤已经派不上用场!

    好一个尉迟烬,尽管感觉肋骨都被羊力将军打断,可他依旧咬紧牙关。

    “你就是用双手锁住本将军,又能如何?你还有第三只手杀我么?”

    羊力将军猖狂大笑,随后求救道:“士兵们!迅速过来杀了这些于阗人!”

    将军发话,车迟骆驼兵当即放弃了眼前的敌人,尽数汇聚到羊力将军周围!

    “你们败局已定!”

    “噌!”

    羊力将军的脖子出现一道血线!

    尉迟烬口中藏着的正是刀片!

    韩信告诉过他,面对羊力将军,他只能用刺客的方式取胜!

    想要用武将的身份,尉迟烬至少还要磨砺几年才行!

    口含刀片,忍受肋骨被打断的痛苦,在羊力将军放松警惕的瞬间,完成刺杀!

    尉迟烬只觉得整个人摇摇欲坠,他被打得伤势不清!

    周围的车迟骆驼兵彻底傻眼了!

    那个曾经许诺他们,回到车迟,就能够加官进爵的羊力将军,就这样死在了一个小人物手中?

    “杀了他们!为将军报仇!”

    “他们已经没有反抗的余力!”

    “杀!”

    周围喊声冲天,尉迟翔的人已经被三倍于己的敌军冲散!

    “哈哈哈!今日就算是死在此地,你小子也是我尉迟家的骄傲!”

    尉迟翔上前,守护在侄儿身边,“想要动老子的侄儿,你们可以试试!”

    尉迟烬与叔叔背靠背,原来这种被保护的感觉,就是父爱么?

    他在父王身边,从来没有感受到这种温暖!

    “叔父……谢谢……”

    “傻小子!都要死了,还胡言乱语!”

    远处的韩信,面不改色,薛礼已经情绪激动!

    “老师!先锋队已经不行了,他们已经完成了斩将的任务!让我去把他们接回来!”

    “不可!”

    韩信冰冷的声音传来,“你要因为三千人,破坏整个战局么?”

    “殿下!”

    薛礼求助地看向李恪,他真心不希望尉迟翔叔侄二人死于乱军之中!

    李恪紧闭双眼,感受到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来了!来了!”

    远处尘烟四起,战旗上写着“尉迟”二字!

看过《盛唐逆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