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他来恰似人间中毒 > 第二十五章你走吧
    自从养好伤后,十-就没有病过了,但

    是安然度过那夜过后,不知为何她又突然发

    起来烧来。

    四木也是意外,不过行程却是耽搁下来

    了,他没有硬是逼着十- -离开。

    深山老林里不可能有游野郎中,好在四

    木常年负命在外什么事都遇到过以此有经历

    看十一的脸因为高烧而难受不已时,他什

    么都没说,就匆匆出去找草药了。

    其实他知道这期间十一有可能私自离开的。

    可他选择视而不见,然而有点意外的是

    ,十一竟然也没有的走。大概也真的是她身

    体大不如前了,没有武功让她在这种困境下

    举步维艰。

    四木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药草,看到席地而坐的十一在那里小口小口的喝水,他

    神情微顿。

    十一感觉到他的靠近,扯出虚弱淡漠的

    笑来,意思大概是无奈的问他我又跑不了,你担心什么?

    四木沉默的走过去,看了她一眼:“躺着,现在你身体很虚弱。”

    他没有去扶,十一就没有乖乖听话真的躺下了,  她抬起眼睛去看他,那双清澄的眸子似流淌着粼粼水光,静静的看着。

    没有了激烈的情绪,归寂于无。

    她缓缓在地上写下一-行字:  [你走吧,

    别管我了。]

    其实很多事想了想也清楚了,楼千举心

    狠,  既选择让她自生自灭,且没有要她的命

    算是法外开恩的话,那四木这趟营救自然不是出自他的命令。

    仅凭同僚多年出生入死的交情,四木其

    实已经做得够好了。

    十-很领情,很感激。

    如果非要彻底了断,她就不应该再承谁

    的情了,无辜连累到四木那她真的不能偿还

    什么了,也没有本事还。

    看到她写的,四木顿了一下,那张刚毅英气的脸庞闪过一丝怅然,眼神微黯,不过稍纵即逝。

    他从水囊里倒出点水来,递给她,动作

    有点急促又莫名镇定。

    此刻他面,上的表情却是淡淡的:“我知

    道你在想什么。许多年前,你也救过我。别提陈年往事,当初你能顺手搭救我,这种境况下,我自然也能的。”

    十一接过他递过来的水,不知想到什么事,有点出神,随后又低低的笑了。

    发着烧的身体很虚软,本来她不算柔软

    的身架,  此刻却有了惹人怜的味道。

    她的脸蛋酡红透着无边无际的惆帐,一

    半隐在阴影里,虚弱不堪的样子,偏偏发不出丁点声音,有些叫人心酸。

    四木心下微动,  却也沉默着。

    这样凝重的氛围,他们之间那种无言的默契,经年不变,是唯一不让人难受的东西

    然而就是这种沉默,在两人四目相对时

    隐隐生出了异样的气息,有人不自知,有

    人故而不知。

    十一自知道落难山村时那个救她的人是

    四木后,心里就隐隐明白了什么,四木屡次以身犯险救她,所有的所有都已经暗示了她

    他并非无心。

    四木是真的希望她活着,希望她好。

    这份真心,在患难生死之际,是沉重的

    四木大抵是心里有她的,从前把对她的

    好藏得很深,也很隐晦,可久了还是会露出

    蛛丝马迹的。

    十-知道,一直都知道。

    其实像她和四木这样在地狱关来来走走

    的死士,他们这种人不计后果的付出感情看

    起来执拗得不可圜转,  但是往往也是刻薄的

    她心折在楼千举身上,就跟死了差不多了

    楼千举对她狠,  她对别人也狠。

    四木明明都知道,  偏生一直不动声色喜欢她做什么呢?白白付出年华,负了韶光,

    最后抱着一颗再跳不动的心挣扎死去。

    真的,太没意思了。

    十-越往深处想,心里越是一片荒芜。所以她动作艰涩沉重一笔- -划写着,笑得十分苦涩无奈:  [走吧,你为我做的,我

    还不了的。]

    四木默了很久,他低头替她磨采回来的药草,始终没有再说话。

看过《他来恰似人间中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