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他来恰似人间中毒 > 第四章给我滚
    千重楼所有人都知道十一特别,不仅仅

    是她本事超群,还因为她是少主唯一允许近

    榻’伺候’的女人。

    不过一场无关情爱的鱼水之欢,沉沦的永远都不会是楼千举。

    楼千華是个嗜血而生的男人,他表面上

    多狂魅邪肆,多风流倜傥不将世事放在眼里

    暗里就有多凶狠。  就是对待巫山云雨的情

    事上,也是最原始的侵略,粗暴的,可怕的.

    尤其今日他似醉非醉还带着怒火的时候动作近乎残忍。

    十一重伤才痊愈,她咬着牙默不吭声的

    承受着,牵扯到后背的伤口流出血丝来,痛得满头冷汗,却是不发出声音。

    爱而不得比世间任何剧毒有过之而无不

    及,楼千举是她毕生都高不可攀的人,偏偏那样不要命的爱他,哪管被他亲手赐死她骨

    子都是甘愿。

    疼。

    很疼。

    透进夕阳余晖的屋子带了点暖意,凌乱

    疯狂的软榻_上,失去理智的楼千举满头墨发

    散落醉眼朦胧,忽然温柔了下来,低头吻去了十一眼角挤出来的泪珠。

    他语气甚至有点无措:“容儿,别哭了

    别哭,对不起。”

    十一心口微窒,  眼眸蓄着闪烁的眼泪,

    红着眼眶勉强的笑着。伸手,抱住他,苍白

    的唇吻得婉转千万却无奈。

    卑微又体面的充当他神志不清时面目丑.

    陋的傀儡,

    可笑吗?

    她不知道。  只是明白自己愿意做的,自

    怨自艾都不被允许。

    最后昏厥过去的是十一,入夜后的殿厅卷了山间的冰凉,有点冷。楼千举那双黑眸清亮无比,他撑着侧脸,垂眸默然的看睡在身侧肩头瘦削的女人很久很久,谁也不知道

    他在想什么。

    良久,他替她把滑落的毯子拉了起来。她脸色比从前差了很多,身上也添了不少伤,虽然都不是致命伤看起来却也触目惊心。

    楼千举神差鬼使般伸手摸了摸十一的侧脸,和她平时给人利落清冷的感觉不一样,

    她睡相很乖,也很安静。

    楼千举心里模糊的想,若是她不再犯,

    这次的事,就这么算了吧。

    他甚至忘了,最开始她进了个门]那刻,他

    是要她性命的。

    十-天亮的时候才醒,来伺候她的婢女

    瞧见她身上青紫的痕迹无——不是惊诧的,却

    纷纷低头不敢说话。

    十一撑起身来脸色有点苍白,声音也沙

    哑到了极点:“少主呢?”

    婢女支支吾吾说不出个由头来,十一心

    里升起不详的预感,掀开被子就要出去,婢

    女才急忙道:“左掌使留步!少主到后山炼

    药房'了,前几日少主带了叶小姐回来,'下令

    那里不许任何人靠近,  您不能去的。

    十-脸色骤变:“你说什么?”

    她此刻脸.上的表情不亚于如遭雷劈,根

    本来不及多想,披上衣裳就慌张的往门]外走

    又慌又急,谁都拉不住她。

    十-匆匆忙忙跑到炼药房的时候,楼千

    举在细心耐性的给怀里的女子喂药,眉目间

    尽是不见于人前的温柔,至少她是从来没有

    见过的。

    那种细如针扎般的疼痛,又来了。

    她愕然,不知所措,像个不知为何被大

    人扇了巴掌的孩子。

    楼千举最先发现了她,脸色骤然冷了下

    来:“放肆!谁允许你来的?滚出去。

    叶想容眉心微动,那张柔美温婉的容颜

    上透着天生的高贵,此刻她远远望向身影清瘦的十一,唇边勾起一丝不屑的冷笑。

    她委屈的声线透着太多的试探,轻声道

    “華,这就是你的好手下,绑了我还差点

    要了我的命。你,竟然没有处理她?

    楼千華冷冷的看向十一,眼神里藏着杀

    气。

    十一出任务得知叶家有意对付千重楼后她擅自把叶想容囚禁起来,甚至想要除之

    而后快,这整事就是她做的,她无可辩解,

    也没有必要申辩。

    十一直直的跪下来:“叶家意图不轨,

    此人居心叵测留不得,少主三思!”

    叶想容笑容僵住。

    咣当——药碗赫然在十一的面前摔碎了脸.上被溅了大半的药汁,然而她眼睛都不能眨一下。

    “混账!”楼千举厉喝,眼神厌恶而阴翳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再让本座听到一句对想容不敬的话,本座就亲手割了你的舌头。来人!把她给本座押下去!”

看过《他来恰似人间中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