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他来恰似人间中毒 > 第三章嫌脏了手
    千重楼是臭名远扬又让人闻风丧胆的杀

    人组织。

    这里的杀手不是人,是杀人不眨眼的傀

    儡。

    妄顾是非对错,只听命于下令的楼主,没有任何感情可言。

    在杀戮地狱里最后活下来的死士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坐到左掌使位置的十一

    布衣下狰狞可怕的伤疤就是证明。

    可绝对聪明能干的十一犯了错,犯了大

    错。

    她对主子痴心妄想,用情至深到了可以

    违逆主子心意的地步。就像现在,无可救药的把自己往绝路.上逼。

    幽静沉冷的房中,楼千举冷漠的看着躺

    在榻上的人,面无表情道:“不是没死吗?

    怎么还不醒?”

    老医师冷汗涔涔的诊脉,小心回道:“

    回少主,蛇毒发作已经牵连旧疾伤及了左掌

    使的心脉,加之身.上重伤未愈,并不能马上

    恢复。还有以此伤势下去,怕是不能勉

    强远行了。”

    言下之意,是她半身武力废得差不多了

    楼千举冷笑,无情道:“千重楼不养废

    物,本座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她恢复如初

    如果她死了,你也得跟着下去!”

    老医师吓得连连称是。

    十一身受重伤,她留着最后口气撑到从

    石牢里出来,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一

    直昏迷不醒。

    千重楼的规矩是死的,这里谁死谁活都

    不重要,重要的是主子让不让你继续活下去

    楼千举不让她死,所以受了那么重的伤

    中了剧毒,都活了下来。

    十一醒过来的时候是傍晚时分,屋里空

    荡荡的,飘着浓郁难闻的药味。

    她忍着撕扯的疼痛自己起了身,下级婢

    女们见到十一扶着墙出来时,都十分惊诧。

    十一没有理会,只是心里盘算着她昏睡了那

    么长时间,怕叶家有所动静已经暗中对付主

    子了。

    她只是问:“少主可在大殿?

    “是,只是少主如今为您此前的事恐还

    在气头上,左掌使还是慎重为好。”有婢女

    战战兢兢劝道:“且您刚醒不宜随意走动,少主知道您妄顾命令,怕是又要动怒了。”

    这就是在暗示她小心了。

    十-抿唇,道了声谢,就往殿厅的方向去了。

    千重楼修建在高山峻岭之上,殿厅建在

    险山峻岭的最高处,常年云遮雾绕,给这肃

    杀血腥的地方平添了一丝诡异的静谧和神秘

    十-谨慎且恭敬的走进大厅,雕花红木窗,金桐鎏金香炉,  帘幔落地成影,熟悉之

    地处处尽是风雅。

    就是这么残忍血腥的千重楼主人,偏养

    得极为矜贵优雅,若是不知道的,别人真的

    会误以为威震四方的楼千举仅仅是盘踞一方

    的翩跹贵公子。

    十一不禁看得有些出神,她想起来有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到过楚国的皇宫,殿厅与那

    里华丽讲究的风格其实有几分相似。

    不知不觉,她走到了屏风前。

    有空了的酒坛滚到了脚边,掀起一阵酒

    气。屏风里头的人,传出的声音慵懒却带了

    一丝冷蔑:"你能爬起来了?”

    十-跪下:“是,十一向主子请罪。

    楼千举一手松散的搭在椅背上,隔着屏风看恭敬跪在地上的女人,眸色深如幽潭。

    他随手扔了酒壶,命令道:“滚过来。

    十一心间微顿,垂着脑袋,慢慢的绕到

    屏风后面。

    靠近软榻几步远,手臂被用力- -扯,将她整个人拽倒,身上亦被黑沉沉的身影覆盖

    住,温湿的酒气萦绕在耳际,有点痒。

    纤细的颈脖白皙胜雪,左侧血脉流动的

    那里,被重重的咬了一口。

    十-疼得脸色苍白,绷紧了全身下意识

    去躲。

    楼千举似来了兴致般,狞笑:  “怕什么

    ?本座弄死你易如反掌,不过现在要杀你真嫌脏了手。”

看过《他来恰似人间中毒》的书友还喜欢